娱乐产业板块的变迁,都系在一个人身上了?

国际新闻 浏览(1961)

在美国股市和中国a股面临大幅下跌之际,一个人的重要性再次显现。宏观经济趋势甚至世界娱乐业的变化似乎越来越与同一个人的手腕联系在一起:美国总统特朗普。

美国时间2月6日,迪士尼发布了截至2017年12月30日的2018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公司收入增长3.8%,达到154亿美元,净利润44.2亿美元,调整后每股收益1.89美元,同比增长22%。在业务方面,主题公园的强劲增长弥补了媒体、电影娱乐和消费品业务的下滑。

华尔街分析师不太担心电影和电视业务的下滑,对迪士尼2018年的盈利充满乐观。主要原因是特朗普去年年底通过的税收改革将为迪士尼节省约16亿美元的税收支出,这足以抵消所有可能的收入下降。

与此同时,迪士尼行业最大的“潜在危险”网飞也笼罩在特朗普的“阴影”中。一方面,当华尔街分析师在1月份预测2018年娱乐板块时,他们猜测“苹果今年可能以高达40%的概率收购知名视频内容提供商网飞”。他们认为,收购的动机主要来自特朗普实施的税制改革所产生的资金回报。

另一方面,在今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上,百度总裁张亚勤暗示将从2018年开始在iQiyi平台上引入更多的网飞内容。双方可能会达成“令人兴奋的协议”。然而,当被问及百度与美国合作过程中的最大障碍时,张亚勤指出,“特朗普政府的反华情绪不利于全球发展”。

张亚勤的评论是在华为与ATT的协议破裂、阿里巴巴收购美国支付运营商MoneyGram未获批准后发表的。“我非常担心反对中国和反对全球化会对中国、美国和全球经济造成损害。”张亚勤说,“但是我也很乐观。我认为这一政策不会继续下去,因为美国是从全球化的人才和技术中受益最多的国家。”

与此同时,就在今年,重新谈判《中美双方就解决WTO电影相关问题的谅解备忘录》的可能性在经过大量猜测后还没有决定。该备忘录于2012年2月签署,为期五年,实际上已于去年2月到期。就在外界一直在猜测是否有可能通过2018年的重新谈判将更多好莱坞大片带入中国之际,一个人的角色再次凸显出来:美国总统特朗普。

全球影视产业变化的背景

美国经济走向中美经济互动的趋势

迪士尼是美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文化娱乐公司,无论从业务规模还是收入来看。网飞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视频流媒体,这是拥有人口红利的“优酷腾讯iQiyi”无法比拟的。

这两个行业的前两家公司是激烈的竞争对手:迪士尼在2017年8月单方面宣布,将停止向网飞提供其制作的任何节目和内容,并于2017年开始运营自己的视频广播平台。

这两家公司都是特朗普政策的“受益者”和“受害者”:2017年12月2日,美国参议院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通过了特朗普的税收改革法案。这项税收改革应该被视为过去30年来美国税法的最大改革。特朗普在随后的公开演讲中宣布,美国公司税率可能最终定为22%。

Phoenix.com引用《纽约时报》的话说,“大量好莱坞媒体和电影电视公司正在参与并大力游说支持特朗普的税制改革,因为这些公司很可能在法案全面实施后节省数十亿美元并享受其他有利的减税细节。”

华尔街分析师特别提到迪士尼:“迪士尼的实际税率可能会从34%降至20%左右。如果新法生效,2017年每股收益将增加10%,包括资本支出的直接成本。”

相反,S&P 500科技指数暴跌近2%,网飞市值下跌近1.5%,导致下跌。

为什么像网飞这样的公司股价下跌?这背后的原因实际上与苹果可能收购网飞的猜测直接相关。特朗普法案的好处主要体现在美国注册的公司上。然而,对于一些在海外注册的互联网公司,甚至是其主要业务包括海外的公司来说,该法案没有多大好处。这将迫使网飞等公司将大量海外资金汇回美国。

特朗普的税收政策间接帮助了美国的迪士尼,但却落在了网飞身上。这段经历的起伏可能不足以让国内观察家们去关心。但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影响更深,可能会让两家美国公司陷入困境。

在过去的三年里,迪士尼的电影一直是所有好莱坞公司在中国的最高票房,如《疯狂动物城》、《星战》系列、《美队》系列等等。在中国没有人能打败迪士尼。如果一家公司希望中国开放美国电影的进口配额,迪士尼无疑将首当其冲。

迪斯尼的竞争对手网飞有相似但不同的愿望。正如拥有iQiyi的百度总裁在达沃斯透露的那样,iQiyi有帮助网飞内容进入中国的愿望和能力。2017年4月,iQiyi与网飞签署合作协议,在中国网飞平台推出《怪奇物语》等项目。张亚勤在达沃斯论坛期间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内容部门负责人正试图将更多内容引入中国。原创内容将成为iQiyi区别于其他平台的关键因素,我们将继续增加内容投资。”

但是张亚勤没有忘记最终暗示这个美好愿望和现实之间最大的不确定性:特朗普的中国政策。

同样的吸引力是迪士尼最大的需求:面对中国不断增长的票房,允许更多的美国电影在中国影院上映将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电影公司的现状。不仅迪士尼,其他六大电影制片厂,甚至好莱坞的独立电影制片厂,甚至加州的经济都将从这一变化中受益。

当然,前提是特朗普必须能够促进健康的中美经济关系。其中,电影业可能只是一小块拼图,但对于网飞、优酷、腾讯、iQiyi等视频网站,以及数百万影视产品和数亿观众来说,这样的变化将是深远的,无论这些变化是否被每个人所接受。

对于中国的大屏幕产业来说尤其如此。好莱坞大片的进口不仅直接关系到中国整体电影市场和票房,也关系到中国电影制造业能否在竞争中生存甚至被改写。

中美经济博弈中电影业的特殊性

中美经贸关系如火如荼。虽然电影业不如华为的通信、航空和科技产业重要,但一直备受瞩目的影视中蕴含的“软实力”(Soft Power)价值是无与伦比的。

2012年之前,好莱坞每年只能在中国上映20部大片,票房只有13%。同年年初,中美签署《谅解备忘录》解决与世贸组织电影相关的问题,将进口大片配额从每年20部增加到34部,其中部主要是IMAX和3D电影。与此同时,美国电影的票房份额也从13%上升到25%。

《谅解备忘录》有效期为五年,其名称于2017年2月17日正式到期。根据这一原则,中美应该在去年开始第二轮谈判。然而,由于一个原因,谈判尚未取得进展:新总统特朗普。

中国电影的第一次市场化改革是在1993年。第一部进口大片《亡命天涯》直到1994年才进入市场。中国电影业所面临的挑战和困惑是显而易见的,就像当时中国的许多其他行业一样:如果市场完全开放,好莱坞大片如想进入,国内电影将如何生存?

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加入世贸组织意味着市场的开放程度需要大大提高,电影市场也是如此。2001年中国电影票房为8.9亿元,而同期为83亿美元。按照目前的汇率,一美元相当于8.27元。换句话说,中国的票房相当于美国的1.3%。

按照目前的汇率,2017年中国电影市场将是美国的69%。从1.3%到69%,中国电影市场变得非常重要。对美国电影制片人来说,中国市场的大门迟早需要完全关闭。

《谅解备忘录》到期实际上对美国来说是件好事。由于谈判到期后可以重启,重启谈判意味着更多的美国电影可能会进入中国。当然,恢复谈判也意味着有更多的谈判领域和条款细节的考虑。毕竟,这份备忘录只是中美经济关系中的一小块拼图。

事情经常发生。2016年底,美国、欧盟和日本再次重申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些变化让中国在经济关系中陷入两难境地。最初,《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是遵守世贸组织相关协议的一种表达和让步,但显然类似的让步和其他领域的更多让步并没有得到西方国家的“充分承认”。

此时此刻,新总统特朗普喜欢与其他国家“煽情”。即使他不能就中美经贸关系发表明确的声明,《备忘录》的重新谈判自然会有很长的路要走。毕竟,从美国过去一年对其他行业中国企业的态度和做法来看,仍然没有“完全承认”的前提,中国的“让步”不能掉以轻心。

电影不仅是产业或文化,也是意识形态和国家软实力

中国电影市场进口份额的放宽主要针对好莱坞电影,尤其是世贸组织框架下完全自由化的可能性。然而,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这种可能性变得不确定。在两国经贸关系总体框架尚未完全确定的情况下,《备忘录》的重新谈判仍不得而知。

除了宏观经济层面,中美摔跤还有一条看不见的隐藏线。

对于两国来说,好莱坞大片能否大规模进入中国,进入中国的规模有多大,不仅是电影业的考虑,也是两国意识形态和文化渗透之间的冲突,这将从根本上影响两国的国家利益、国家形象和文化输出。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由于在对外贸易中不可能获得市场经济地位和各种平等条件和优惠待遇的认可,好莱坞大片的大规模推出不仅关系到国内产业的兴衰,甚至关系到国家利益和民族文化的形象,如果采用新的《备忘录》来寻求“理解”就不那么容易了。

无论是受特拉普新政影响的迪士尼税收优惠、网飞全球资本回归美国,还是中美双边电影进口谈判的重新谈判,这都是一场深度游戏的一部分。

特朗普是这场游戏的关键因素。他不是好莱坞大本营的宠儿,但他永远不会站在中国一边。这一未知关键因素的发挥将决定下一阶段整个中美文化娱乐业的根本走向。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