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0亿元!这项职教计划比“双一流”的投入多一倍!

国际新闻 浏览(1757)

在“985后、211后”时代,计划投资约317亿元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双一流”。然而,与职业教育的“双顶”计划相比,“双顶”投资还不到一半。

19日,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院院长、教育部前副部长卢鑫在华东师范大学举办的2019年中国教育发展论坛上透露,根据《关于实施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的意见》,教育部“引领”了这一高职版的投资,并驱使各部委“跟随投资”。总投资计划达到650亿元。

之前有一次“高等职业教育百万增长”,这个月又有一次“双高计划”。你明白这个信号吗?你赶上这么大的一步了吗?

一半以上的高职院校学生比以前少了。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NPC和CPPCC会议期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应该改革和改进高职院校的考试和招生办法,以鼓励更多的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工人和农民工参加考试。今年,预计将有100万人大规模入学。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国家宏观教育政策研究所所长童石军教授表示,这意味着更多的多元化群体进入高等教育阶段,加速了高等教育在中国的普及。与此同时,工作年龄人口和新增劳动力的平均受教育年限进一步延长。

我该怎么做?根据教育部和财政部新发布的《意见》,“双高计划”(Double High Plan)项目将包括约50个高水平学校建设单位和约150个高水平专业群建设单位,每五年有一个支持周期。第一轮建设将于2019年开始,为选定的学校提供关键的财政支持。

那么,中国有多少人接受职业教育,尤其是高等职业教育?根据教育部的统计,2018年,全国2,663所普通学院中有1,418所高等职业(专业)学院。全国普通专业招生368.83万人,占普通专业总数的46.63%。全国普通专业大学生1133.7万人,占大学生总数的40.05%。可以说,高等职业(专业)院校占学校数量的一半以上,但入学学生人数和阅读比例都不到高等教育的一半。

卢鑫举了一个国际比较的例子:在美国、瑞士和德国的前五名国家中,德国高中职业教育的比例是60%,瑞士是70%。美国高等教育阶段的应用高等教育占78%,德国占62%,瑞士占80%。

作为教育部和市政府联合成立的国家教育宏观政策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卢鑫团队还计算出,如果中国应用型大学的比例达到德国水平,以2018年为例,可以培养的应用型技术和技能型人才总数将达到541.6万人,比目前的40%左右增加182万人。

人才奖金可以支付,投资需要增加。

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人口红利消失的说法由来已久。然而,卢鑫个人认为,从数量红利到质量红利,她对第二次人口红利极其乐观,“不谨慎乐观,焦虑少得多”

在全球竞争力排名前十的国家中,基本上都没有人口红利,但有人才红利。相比之下,在人口第二大国,印度人担心人口红利将成为人口负担,因为没有足够的教育资源来支持人口增长,印度的文盲率仍约为三分之一。在关于人口变化和教育资源配置的讨论中,卢鑫说,在我国现阶段的7亿或8亿员工中,如果说人才的比例占30%到40%

另一个大障碍是在城市里。截至2018年,中国城镇化率达到59.58%,全国城镇新增常住人口1790万人,仍处于城镇化率30%-70%的快速发展区间。“在中国“低生育率、高流动性、不平衡”人口发展和上海科技中心建设加快的背景下,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将成为外来人口、国际移民和人才聚集的高地。上海地区内的人口空间流动将形成国际社区和外来人口聚集地区等非均衡分布,对教育资源的空间分布和优质教育资源的均衡发展构成挑战。”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宣福珍教授表示,未来总学龄人口将趋于下降。上海需要制定更加时空化的教育资源优化配置战略,将“结构调整”的重点转移到解决区域教育发展不平衡和不足的问题上。

教育资源的充分分配取决于财政投资的强度。2018财年,中国教育支出为4.18万亿元,仍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当然,与中等发达国家6%的水平相比,仍有一定差距。研究经济学的卢鑫认为,中国的这一比例至少应该在5.5%左右,也就是说,比现在多了1.5万亿,超过了印度在达到韩国水平之前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