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赵林教授谈科学研究与人文精神

国际新闻 浏览(920)

武汉大学哲学教授赵霖对西方哲学和西方文化进行了深入研究。他出版了15本书,包括《西方宗教文化》,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40多篇。他在中央电视台做了许多专题演讲。他的讲座《西方哲学史》和《西方文化概论》都被评为国家精品课程和武汉大学“我最喜欢的十大优秀教师”。2007年,他们被选为“国家教学大师”。这篇文章的节选是赵霖教授12月5日在“2009年大学生科技论坛”上的演讲的精彩片段,供大家学习和讨论。

第一个主题:科学与人文、人才与人

钱学森先生告诉温总理和其他各界人士,他临死前对科学的担忧。中国的大学和科学研究正在蓬勃发展,但多年来中国很难产生出顶尖的数字。“诺贝尔奖”是一个客观标准。尽管我们过去常常为我们的差距寻找原因,诺贝尔奖是由资本主义国家设立的,但这一标准非常公平,尤其是在自然科学领域。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在许多领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只有在这一领域没有取得任何成就。从钱学森这样的大师的忧虑中,对于我们这些从事文科的人来说,我们必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目前,中国不断涌现出科技创新型人才。然而,很少有大师能与钱学森匹敌。作为一个发展较晚的现代国家,中国渴望快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利益。在培养人的过程中,只培养“专业、精、尖”的人才,而忘记了先培养他们成为人。这应该是中国教育中的一个问题。就个人而言,我认为“人才”和“人”之间的区别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科学”和“人文”之间的区别。

在古希腊,自然科学和人类文学没有区别,整个被称为哲学。刚才周校长谈到了创新、兴趣等。从“创新”这个词来分析。就个人而言,我认为亚里士多德在谈到古希腊的“我们为什么产生哲学”时,实际上触及了这个问题。亚里士多德谈到哲学的起因时,他把它概括为两个词,其中一个是“惊奇”,它把兴趣和纯真联系在一起。如果一个人对自然不感兴趣,对一切视而不见,那么他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与此同时,这种兴趣中有一种天真无邪。我们应该总是带着孩子气的心情问世界基金会。事实上,我们发现当人们到了知道命运的年龄时,他们会觉得他们童年的许多观点和意见都包含着深刻的真理,但那时我们并不知道。因此,我们总是说一个人比一个傻瓜更聪明,回到他的晚年。事实上,我们说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会用一种非常自由和无拘无束的观点来观察世界,这种观察有时包含着深刻的真理。像爱因斯坦和爱迪生一样,一个好科学家以一颗幼稚的心对待自然。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惊喜”。另一个词是“休闲”。闲暇意味着你不必为道做计划,也不必考虑我做这件事有什么好处。非常悠闲。在你的业余时间,加上你对自然和生活的惊奇,哲学将会出现。亚里士多德就是这样总结哲学的。

第二个主题:知识和智慧

我认为当研究康德和黑格尔等西方哲学家的思想时,这是一种科学研究。就像你们所有人研究水稻和细胞等各种作物一样,我们的研究方向是不同的。一是面对自然,二是面对人物的思想。我经常想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研究只是为了了解细胞是如何生长的吗?大米是如何种植的?当时哲学家们谈论的对社会有用的观点是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这只是在贬低我自己的智慧,根本就没有智慧。毕竟,这些都是些知识。亚里士多德在对学术研究进行分类时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认为人类的知识始于经验,所有的知识都是最基本的实践。然后上升到一定的水平,称为技术。技术是相对稳定的经历的结果。这是知识层面的事情。下一个层次叫做智慧。因此,对智慧的研究在某种意义上超越了知识。知识是固定的,学生可以在专业教科书中找到,但智慧是超越它的。智慧是主观的,知识是客观的。学生现在从事的专业研究属于知识层次。然而,所有从事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甚至人文科学研究的人,我暂时会呼吁,可能需要另一种东西。这种事情不是你对客观事物或你所研究的事物的研究,而是一种自我提高。这种提升涉及到更广泛或更原始的人文内涵,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文化、历史、哲学和艺术成就和情感。

第三个话题:关于牛顿和爱因斯坦,康德和罗素

牛顿是伟大的科学家,他最大的贡献不在于科学研究,而在于他对哲学的贡献。现在我们知道世界是一个完全遵循自然和社会规律的世界。这条法律不依赖于人的意志。但是在牛顿创造机械世界观之前,那个时代的人们熟悉神创论者的观点。上帝凭自己的意志创造了一切,到处都充满了奇迹。牛顿超越了普通科学家,因为牛顿不仅要研究世界是如何运动的,还要研究为什么世界会这样运动。他不仅要考虑物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力,还要考虑为什么世界如此和谐有序。在牛顿时代,生物进化和宇宙进化还没有诞生。人们不会想象这个世界与现在不同。如此美丽和谐的大自然从何而来?我的前提是,人们不知道进化论和宇宙的发生。你认为你想要这样一个和谐有序的世界是偶然的吗?这需要一个理由。在牛顿时代,它充满了丰富的宗教信仰,所以只能从上帝那里找到。如果一个人想从上帝那里找到这个世界的基础,他必须首先证明上帝的存在,这是主要的问题。因此,我们说牛顿的观点可以在我们无神论的国家批评他,我们可以认为他的晚年似乎已经误入歧途。但事实上,我们仍然不谈论他是否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就他而言,普通科学家没有这样的远见。归根结底,这是一种人文素质和一种社会关怀。这是对特定事物的先验批判。

事实上,牛顿的方法和爱因斯坦200年后寻找统一场的方法是一样的,只是背景不同。爱因斯坦最终在寻找统一场论的过程中迷失了方向,没有得出结论。但这是一种愿景,是一种超出他特定研究范围的愿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哲学思想。在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的十多年前,迈克尔逊和其他科学家已经做了光干涉实验。通过光干涉实验,牛顿的光超距离理论(光速是无限的)被推翻了,因为牛顿的物理学,尤其是他的机械论世界观,有一个假设:“绝对空间、绝对时间、绝对运动”。这些在后来爱因斯坦的理论中被证伪了。但当时,人们认为这是自然的,所以即使迈克尔森等人证明光有速度,他们也不敢否认牛顿的观点。爱因斯坦在很大程度上从哲学的角度开始了对这一统一背景问题的研究。

有些人已经在西方哲学中找到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例如,着名的伟大哲学家和科学家康德第一个提出星云假说。现在星云假说仍然是一个没有被证伪的假说。事实上,有人解释说,在自然科学中,当面对经验的世界时,事物具有普遍的依赖性,如物理、植物学、动物学等。如果你把它们作为客观的研究对象,它们都有恒定的规律可循。否则,我们的科学研究将毫无意义。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他不仅注意他所面对的经验对象,而且经常从他所面对的经验对象和可以在经验对象上研究的理论上升到一般的观点。康德认为,我们可以问具体的自然世界是什么样子,因为它可以被研究。然而,就整个世界而言,一些基本问题确实属于智慧问题。这些问题可能有不同的观点,没有正确的答案。因此,当我谈论哲学时,我总是保持批判意识。对于像哲学这样的全球知识的追求,有正确的答案吗?没有。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在争论同一个问题,没有正确的答案,因为它无法通过实验来验证。那么学习哲学有什么用呢?这就是人和动物的区别。人脑必须思考那些没有最终答案的问题。这叫做“说不出”。真正的哲学应该总是有批判意识,并对别人说的“是”保持有文化的批判。所以康德在谈到整个世界时提出了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世界上的时间和空间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这些受到普遍必要性或自由的影响吗?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拉塞尔在他的作品中提到了一些颠覆性的问题。例如,世界是有客观必然性法则的吗?还是我们习惯于以秩序的概念思考一切,甚至当我们看世界时,世界也呈现出一些法则?乍一看,我们认为后一种说法纯粹是理想主义和令人震惊的。然而,一位伟大的西方科学家说,这让我们深思。我们的同学每天都在实验室工作,只是为了找出这件事不可避免的规律,我们相信答案是客观的。拉塞尔的问题在这里似乎是一个“假问题”,但你必须考虑一下。为什么?事实上,罗素的问题跟随着18世纪康德的问题。康德的问题给了我们答案,“时间和空间不是客观事物,而是我们主观感受事物的方式”。

第四个话题:现实世界是什么样的

你如何断定时间和空间是客观的而不是主观的?在这个世界上,不同的事物看到不同的世界,比如颜色。世界上有些人是色盲。他们看到不同于我们的颜色。我们看到的是红色,他们可能看到的是黄色。他们没有把黄色描述为红色,但是在他们眼里红色是黄色,黄色是黄色。我们会说他们有缺陷而且色盲,因为他是少数。众所周知,猫和狗的眼睛没有颜色,它们的世界是灰色的。你是说狗的眼睛是对的还是我们的眼睛是对的?这种问题实际上涉及到,世界本身是光荣的吗?是不是因为我们的眼睛有这样的特点,我们能看到的世界是多彩的,而狗能看到的世界是灰暗的?还有身体上的问题,比如鹰和两边都有眼睛的鸡。他们眼中的世界与我们眼中的不同。谁是对的?当然,有些人说我们是对的,因为我们可以用手触摸它。但事实上,哲学家已经证明“触摸”是基于“看”的。如果你以前从未见过它,你就感觉不到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如果你天生失明,你就不能触摸这个世界,也不能形成一个特定的形象。那么谁看到了现实世界?这个问题没有真正的答案。当然,这些都是无聊的问题,但我认为它们是基本问题。

当然,我谈论这些问题不是为了取得科学成就。你不能说有了这个想法,你可以取得一些惊天动地的成就,然后获得诺贝尔奖。这不可能。但是这种品质对许多科学家来说是必要的。这种怀疑是对世界的宏观看法,尽管这些看法使你的想法超出了你的研究范围。思考一个宏观问题,然后构建一个宏观框架可能是错误的,但总比不够好好。在这方面,也可能会出错。原因很简单,如果一个人一辈子都穿着襁褓睡觉,他不会犯错,但问题是他必须脱掉襁褓。

在17世纪的人们心中,牛顿和上帝分开了。上帝控制了世界的创造,牛顿控制了世界的运转。上帝一次创造了世界之后,世界将按照牛顿定律运转,再也不会干涉了。当然,这比万有引力和他提出的三定律更有影响力,因为他给每个人提供了一个没有上帝干涉和奇迹的独立世界。然而,世界本身是如何形成的还不清楚。

我经常说我们看不到最近的东西。最接近每个人的东西是睫毛,但是我们从来看不到我们的睫毛,因为它太近了。事实上,孩子们在许多方面都充满智慧,因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这是无拘无束的。然而,我们可以看到,长大后,我们的许多观点受到前人教育和文化的限制,当然也包括语文教育。在很大程度上,它不仅影响我们今天对世界的整体看法,还影响我们做实验的视野。因此,我们应该有批判性思维。

第五个主题:人文素养概述

人们总是生活在一种感觉中。例如,你获得了诺贝尔奖,站在了某一门科学的顶端。虽然你会很开心,但是当你读一部有感染力的小说、听一部歌剧或交响乐时,你的感觉也会让你处于最佳状态。人们总是生活在经验中。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文主义非常重要。在我们这个时代,深受革命理想的影响,我们每天都处于兴奋状态,致力于崇高的事业。所以学生们会认为我们很不正常。然而,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我想反过来告诉学生们,我们的时间太冷了,我们几乎没有时间去触摸。我们经常带着一种嘲笑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我是个流氓,我怕谁”。结果,我们的世界变得非常荒谬。因此,人文素质不仅为你的科学研究本身提供了广阔的背景,而且对你的人格培养和人性陶冶也极其重要。

随着我们对世界的理解越来越深,我们的科学越来越分化,一个人不可能像19世纪以前的人一样,把一生都花在百科全书上。今天,如果你从事农学研究,你将不能从事物理研究。如果你从事物理研究,你就不能再从事生物学研究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人都只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进行越来越深入的学术研究,科学世界将变得越来越复杂。但是作为一个人,人是有共性的,这种共性就是人文素质。每个人都需要它,因为它会改变你。因此,科学(包括社会、自然、人文等。)是解决自然世界和人类世界的问题。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些学科将变得越来越精细和复杂。然而,这背后普遍的是,人文素养包括你对世界的整体看法,你对自己的理解,以及(如果我们必须问的话)世界和你自己的统一在哪里?事实上,这三个问题都是人们关心的问题。我想这就是为什么钱老说中国不能培养顶尖人才。因为我们太局限于专业化、精细化和尖锐化,不能忽视共同的背景。这实际上是我们职业提升的一种动力,也是人们胸怀宽广、视野开阔的必要条件。因此,我相信科学研究和人文素质是为了世界,也是为了改变自己。我们需要改变世界的东西,但在很大程度上,我们需要放下改变我们自己和改变我们对世界的总体看法的背景事物,以便提高某个领域的一些研究能力。换句话说,你的基础越宽,你的塔就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