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雷”第二季!比克动力追债华泰汽车追到最高院

国际新闻 浏览(1499)

这起诉讼涉及的交易最早可以追溯到2015年12月。当时,比克公司与华泰集团采购部协商后,根据华泰集团采购中心的安排,与荣成华泰签署了《量产产品价格合同》。2016年需要的机组数量为6000台,并明确规定了多种动力电池系统的含税单价。

虽然销售合同发生在比克公司和荣成华泰之间,作为一个主要生产和销售汽车及汽车零部件和配件的大型企业集团,华泰集团建立和控制的全资公司还包括华泰汽车集团(天津)有限公司、荣成华泰、鄂尔多斯华泰、北京瑞祥新能源电动车租赁有限公司等企业。2016年,华泰集团成为荣成华泰的唯一股东,其法定代表人为苗小龙。

华泰集团采购人员与荣成华泰公司签订主合同后,指示比克公司以其名义将货物发送到各个基地。

自2017年起,荣成华泰公司的股东变更为北京瑞祥新能源电动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瑞祥公司为华泰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天津华泰和鄂尔多斯华泰的唯一股东也是华泰集团。四名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是苗小龙。

在比克看来,虽然荣成华泰的股权发生了变化,但事实上荣成华泰和华泰集团是由几家公司组成的集团经营的,荣成华泰和比克的债务由华泰集团连带偿还。

然而,荣成华泰不赞成比克的观点。荣成华泰认为,比克公司的诉讼超出了合同主体的范围,起诉了合同外的第三人。华泰集团提交证据证明荣成华泰和华泰集团财务独立,华泰集团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强调华泰集团的主要业务和定位是投资管理,不从事汽车生产制造,荣成华泰是汽车生产制造企业。这两者在商业上没有混淆。

此外,华泰还指出,双方存在质量争议。“双方在供应关系和一般供应数量上没有实质性争议。问题是供应价格和产品质量是有争议的。根据合同约定,比克公司提供的电池结算价格应根据实际电量而不是交货时规定的电量进行结算”。

荣成华泰在审判中表示,在装载、销售和投放一些电池产品到市场后,他们收到了消费者的投诉和维修,所以荣成华泰花了很多钱对电池进行采样和测试,提取的所有电池都缺电。

比克电力否认质量和其他问题。荣成华泰的上述陈述未被一审法院采纳。关于电量不足的问题,比克电力表示,“华泰提交的评估时间不在合同期内,当时在检查期内没有反馈给比克。根据测试使用标准,华泰测试报告中4.7%的输出电量在正常损耗范围内。”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荣成华泰必须向比克支付2.6亿元,华泰汽车集团对判决中确定的荣成华泰的支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此外,自行车动力公司的其他索赔以及华泰电机在电量和产品质量等问题上的其他反诉均被驳回。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华泰已经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将在不久的将来举行听证会。

自今年11月以来,“中泰汽车自行车动力a股供应商”的连锁已经爆炸并继续发酵。特别是白蓉科技等a股公司增加了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对财务报告数据和二级市场股价产生了重要影响。然而,从华泰汽车和比克动力(Bick Power)之间的诉讼来看,“甚至还在还债”的影响还没有结束。

大公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此前宣布,截至2019年3月底,华泰汽车的计息债务总额为294.23亿元。华泰汽车的资产流动性和再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