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前三剁手并购大地主诞生 并购战绩如何?

国际新闻 浏览(968)

Hong Kong Stock K-Line

2019,哪三家房地产公司是M&A市场的最大赢家?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可以复制吗?

资料来源:克尔瑞房地产研究论文/方玲、陈家峰

当“销售、土地储备、资金”三个集中度进一步提高时,整个行业正在加速洗牌,中小房企正在苦苦求生,“大鱼吃小鱼”现象方兴未艾,优质资源越来越集中在龙头房企身上。2019年,哪三家房地产公司将是收购市场的最大赢家?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可以复制吗?

1

富有而固执?大地主的前三次并购是在这一年诞生的!

房地产公司“买买买”的流行趋势正在消退。然而,不利的市场变成了英雄。据不完全统计,荣创、越秀和世茂以432.37亿元、231.86亿元和202.14亿元的总成交额分别获得2019年前三名,成为当年最大的赢家。

三家房地产公司有非常明确的并购目的。通过对目标公司的并购,他们收购了大量的房产和土地储备,迅速进入目标区域,促进了规模的增长。据公开统计,2019年,融创、世茂和越秀分别收购股权万、万和234.7万,相应的股权价值分别约为3464、673和472亿元。

2

荣创和世茂“快速、准确、无情”的市场化运作造就了强大的M&A实力。

老牌M&A表现出色,新创

荣创被公认为业内M&A之王。核心竞争优势在于稳定的管理团队对房地产周期的精确控制、残酷的执行和强大的M&A实力。荣创的426人并购法律团队独立完成了调整,制定了交易计划,起草了交易文件,领导了数百起并购交易的商务谈判,被评为2019年ALB中国十佳法律团队。专业的M&A团队,加上孙宏斌在绿城、凯撒、金科、雨润、万达吕雯、施乐等多个M&A赛事中积累的信誉和口碑,让越来越多的“肥肉”自愿来到你身边。据公开信息披露,2019年融创共完成潘海、阳光100、新湖、长寿、云南城头、华侨城部分项目的6笔并购交易,总价值432.37亿元,收购确认权益约3084.18万平方米。

Sunac并购大型商店、第一和第二商店,重点是中西部的“淘金”。从购买土壤储存的能量水平来看,第一和第二线约占63.9%。关注第一行和第二行。一方面,一、二线适合优质产品,符合荣创高端产品理念,适合高项目溢价。另一方面,它们也有利于未来的去工业化。从收购的区域和城市分布来看,中西部地区约占87%,重点在成都、周边成都、长沙等热点城市。

新津M&A势盛世茂

世茂是2019年M&A地产领域的一群黑马。许世坛在2019年初正式接管管理权杖后,企业又向前推进了10个冲击。全年完成M&A交易21笔,成交总额202.14亿元。与融创60%以上的土地储备来自收购相比,世茂的收购基因并不深,其收购更倾向于与其他企业进行大规模战略联盟。年内,仅太和与月泰的合作就收获了17个项目,总价值约为148.59亿元,占总价值的3/4。2020年初,世茂再次与傅生牵手。据报道,1月10日,双方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主要覆盖广东和福建,包括广东的几个老改革项目。

世茂并购重商3号线和4号线,解构还是隐忧。从基因来看

4

风险与机遇并存,并购进入门槛越来越高

房地产企业可以通过并购以相对较低的成本获得较高性价比的大量土地储备。此外,与传统招标相比,收购和收购对房地产企业自有资金的要求相对较低,这可以在更大程度上提高自有资金的使用效率。显然,并购有许多优势,但并购市场的马太效应得到了充分展示,进入壁垒逐渐形成。

1)收购方必须具有优秀的自我生成能力和足够的财务实力。例如,通过市场化的并购,融创和世茂拥有出色的自我生成能力。2019年,凯瑞的销售排名分别为第四位和第九位,销售额同比分别增长21%和48%。同时,融创和世茂有很强的盈利能力,可以依靠其主营业务的稳定盈利能力获得稳定的现金流。在资金方面,融创和世茂都有雄厚的资本实力,尤其是融创。除了依靠销售收入获得资本需求,融创还大胆提高了杠杆率,净负债率高达205.88%。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融创的偿付能力并不令人担忧,甚至比越秀更好。

2)M&A市场人多肉少,质量目标稀缺。如何连接是一项技术任务。人员和资源也很稀缺。在交易中,如何找到高质量的项目并确定关键决策者是非常重要的。然而,在某种程度上,网络是由平台给定的。不幸的是,马太效应仍然存在。

3)需要的是“快速准确”,这就要求收购方有更高的响应速度和决策效率。正常情况下,出售项目的房地产公司或多或少面临资金链紧张的问题,急需资金。如果收购方的决策效率太低,机会可能会错过。

4)并购是有风险的、实用的和值得珍惜的。与招标、拍卖和收购的清洁土地不同,通过并购获得的二手项目更加复杂,可能隐藏更大的风险,如股东信用风险、项目风险、潜在债务风险和法律纠纷风险。此时,需要专业的法律、财务、税务和技术团队进行对账和资产评估,以识别潜在风险。然而,直到交易完成,这并不意味着结束。它仍然面临一系列遗留风险。例如,双方如何整合他们的战略?双方的才能如何互补?并购风险很大,往往会吓退一些风力控制能力相对较弱的房地产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