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新东方的变革必须经过我才能完成

国内新闻 浏览(1029)

俞洪敏在接受采访时说,面对移动互联网的冲击,“如果有任何困难,最大的困难肯定在我身上。”“我的网络团队很好,但是改变什么方向,如何调动资源,如何转变战略方向始终是企业的首要问题。这就是毛泽东当时亲自领导中国解放三大运动的原因。”大岛认为俞洪敏找到了拥抱互联网的钥匙,并改变了他的思维方式。如果换员工是没用的,那就有必要换领导。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助于形成一种系统的对抗和对抗互联网的方法。余洪敏变了。你会是下一个吗?换衣服。“俞洪敏”新东方董事长俞洪敏身上有很多标签。去年,他再次被电影《中国合伙人》击中。此时此刻,他创立的新东方正面临着来自互联网的前所未有的挑战。然而,在洪敏忙于制定自助计划的同时,他如期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建造一所私立大学,他说这是多年来的梦想。然而,他也坦率地承认,在中国很难成为一所私立大学。

公共教育用一条腿走路,跳了很长时间后会累。

问:有一种观点认为,政府没有把手伸进你的口袋,因为你在接受培训和教育,而政府负责学历教育。但你有一个成为一流私立大学的理想,这似乎属于学术教育领域。

余洪敏:是的,我有。一方面,因为政府已经向公众开放了一些学位教育。中国有300多所私立大学。虽然其中许多是以公立大学的名义,但政府现在要求这些独立学院变成真正独立的大学。这是一个机会。我认为政府愿意逐步将教育资源转向私人力量。另一方面,从教育的长远发展来看,我认为一个国家的健康教育,特别是学历教育领域,必须将私立教育和公立教育相结合,才能形成健康的生态系统。目前,中国的公共教育占主导地位,相当于走一条路。如果你跳得太久,你会感到疲倦和不稳定。只要你不进入恶性竞争,至少需要一种竞争。如果所有的教育都被归入公共教育,那么特别优秀的教育机构将尤其难以脱颖而出。

最好的方法是,如果政府愿意的话,给那些愿意真正管理大学但仍然提供他曾经提供的各种支持的人和教育专家一些这样的大学。

q:政府为什么这样做?

俞洪敏:为了让这些大学在未来更加可行,这就等于说大学已经变成了平民大学。

q:这本身是好事,但从政府自身利益的角度来看,这不一定是好事。

俞洪敏:政府最大的利益是确保一个国家教育的长期和逐步发展。

q:是的,但这是我们的理想。下面呢?

俞洪敏:说到实施,关键是你把大学交给谁,谁来负责。这是一个过程。这难道不是国有企业给人民的概念吗?你为什么不相信民间力量?这个国家是谁的,不是普通人的吗?人是主人,对吗?你为什么不信任你的主人?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问:你认为私立大学在这种认可方面比公立大学好吗?

余洪敏:这不可能。原因很简单。中国的私立大学教育体系已经被切断。一所大学需要100或200年才能成为优秀的大学,因为这是一个资源积累和人才积累的过程。中国允许民办大学运行不到20年。管理好大学是不可能的。即使所有的钱都被邀请进来,也是不可能的。此外,政府没有给任何钱。此外,中国企业家仍在成长,没有多少钱来捐赠开办私立大学。因此,私立大学的要求与公立大学一样好,甚至超过公立大学。我认为这对私立大学不公平。

花钱管理一所大学比买一座巨大的坟墓好得多。

问:在经济领域,马克

俞洪敏:教育有一个特殊的教育规律。如果没有人热爱教育,请远离教育。我相信至少有几十名中国企业家也有同样的想法。当他们到了一定年龄,发现他们花在任何地方的钱都不能在世界上留下印记时,他会认为也许大学校园是他最好的目的地,比买一个巨大的坟墓好得多。

q:这和慈善有相同的逻辑吗?中国的民族阶级需要发展到一定阶段吗?

余洪敏:是的。

q:你认为现在是舞台吗?

俞洪敏:还没有,但是已经很接近了,因为中国的第一批百万富翁已经面临老年化。现在的关键是,中国企业家要选择是给孩子捐钱,还是给社会捐更多的钱来为社会做贡献。

q:你如何重建私立大学学生的信心和身份?

俞洪敏:这种改造不能由任何人单独完成。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例如,对我来说,我接手的耿丹学院是一所大学下属的独立学院。那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我们应该离开大学的附属机构,直接进入教育系统。二是专业设置要符合未来发展方向。第三,通过更好的待遇吸引更好的老师。第四,应该有真正了解大学的人,他们应该进行长期管理,而不是制定短期计划。所有这一切的完成将基本上为这所学校在五年内的发展奠定基础。十年是一个标志,20年将是一个伟大的成就,让每个人都认识到这所学校是私立大学中最好的。

q:你现在对这个累人的过程有耐心吗?

余洪敏:没有耐心你会怎么做?尤其是在中国,我们的耐心得到了锻炼。

q:但是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余洪敏:是的,但是有人可以同时做几件事。

说新东方现在有互联网基因是荒谬的。

问:谈到未来新东方的反应,你对自己和新东方是乐观还是悲观?

余洪敏:我绝对乐观。

q:但是当你在舞台上说的时候,它看起来很庄严和激动人心。你认为新东方没有互联网精英群体就不能进行网络教育吗?

余洪敏:你必须这么说。我现在要说新东方有基因,我们会成功的。那不是扯淡吗?为什么我把自己拉得这么高?放下心来后,万一新东方做得不好,我刚才也说过新东方做得不好。这不是很好吗?

q:但是你实际上是怎么想的?

俞洪敏:事实上,教育永远是线上和线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东方的线下系统非常强大,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如何利用线上工具、系统和平台来加强新东方的线下事物,并将线上部分和线下部分结合起来,形成良好的补充和互动。对我们来说,没有必要完全推翻基因。

q:这不是一个自己和自己的过程吗?

余洪敏:其实你有两只脚和两只手,但是吃了移动互联网的药,你就变成了一只蜈蚣,用无数的手去抓东西。

问道:你想砍掉你的手和脚吗?

余洪敏:那绝对没有必要。手和脚仍然非常重要。蜈蚣太丑了。打个愉快的比方,你已经长出了移动互联网的翅膀,从凡人变成了天使。这是教育界应该欢迎的变革。

q:每个人都想要翅膀,但问题是它们不能生长。你认为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余洪敏:如果有什么困难,最大的一定是我。

问:为什么?

俞洪敏:因为我必须敏锐地意识到所有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领域给教育领域带来的变化,而要引领这些变化,至少在新东方,这一切都必须由我来做。

q:你就不能培养对互联网更感兴趣、更年轻的人吗?

俞洪敏:我的网络团队很好,但是改变什么方向,如何调动资源,如何转变战略方向一直是企业的首要问题。这就是毛泽东当时亲自领导中国解放三大运动的原因。

q:但风险全在你身上.

俞洪敏:不是所有的都在我身上,但是方向在我身上。我说如果同志们朝那个方向走,我可以休息一下,但是在我犯了一个错误之后,每个人都掉到了悬崖下。所以对我来说,让我疲惫的不是日常工作,而是判断力。

q:你对自己的判断有多自信?

俞洪敏: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新东方已经做了20多年的判断,在整体方向上没有犯任何错误,也没有什么错误。

q:但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呢?

俞洪敏:不要认为移动互联网如此复杂。这只是一个工具。这是思维方式的改变。你很容易用一种新工具改变你的思维方式。对我来说,我不相信中国企业家像我这么多使用微信,把微信变成一种业务,把微信变成新东方的交流平台和团结平台。由此,我应该能够判断出我对新事物非常感兴趣。

问:很少有人给你发这么多微信红包,价值超过10万元。

俞洪敏:春节期间我给员工红包不就是团结吗?与此同时,我还收到了很多员工寄来的红包,大概收到了2万到3万元。新东方有移动互联网思维。事实上,许多人都很先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落后。

q:但这是在个人生活领域,真的是在商业运作吗?

俞洪敏:精通个人生活领域的应用很容易成为他工作中的思维方式,所以我们从不限制个人花时间在手机和互联网上探索。

q:在新东方的运营中,你认为最能反映移动互联网思想的案例是什么?

余洪敏:这实际上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例如,新东方的办公系统现在是无纸化的,移动电话、电脑和ipad可以同时或在全国范围内相互连接。我们的数据采集是及时的。所有这些都是循序渐进的,外界不会知道,但新东方正在改变这些事情。将来,我们所有学生的课堂作业都将通过互联网发送到他们的记事本上。

q:在线教育在哪里?

俞洪敏:如果一个学生缺课,他可以课后回家,回家后随时补课。只要他输入学生号码,他就能听。这个班没有人能听到他。

q:在网络教育的扩张过程中,你会更多地考虑自己的发展或获得吗?

余洪敏:我想它一定是两条腿的。买好的,发展不好的。如果不能满足对核心的获取,开发非核心的东西。如果你认为这是未来发展的方向,可以补充现代化,那就必须是收购。

问:如何判断一项好的投资?

余洪敏:给你(注意)。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