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猪价格保险“兜底”市场风险(图)

国内新闻 浏览(860)

生猪价格保险“兜底”市场风险(图)

近年来,“猪周期”带来的生猪市场剧烈波动,使得种猪者承受了巨大的市场风险,直接影响了行业的稳定。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完善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探索粮食、生猪等农产品目标价格保险试点。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提出积极开展农产品价格保险试点。

生猪价格指数保险作为分散“生猪周期”市场风险的手段之一,受到业界的高度重视。自2013年北京发布中国首个保险政策以来,该政策已在中国许多地方试行。本期专题以北京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试点为样本,分析经验和难点。记者还采访了业内专家,为生猪价格保险制定“支持措施”。

北京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试点两年“升级”两次

保险产品应该更适合农民需求

在过去的2014年,许多养猪户称之为近15年来损失最大的一年;根据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数据,2015年2月白条猪的最低价格为去年9月下旬以来的最低水平,表明剔除春节因素,生猪价格仍处于下行区间。

在“生猪产业衰退”的“寒冬”,北京自2013年以来推出的首个全国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给了农民一些温暖。这种保险在过去两年里升级了两次,使这种温暖更加“亲密”。

2013年5月24日,顺义区古家庄养猪场经理曹学义没想到自己已经签署了中国第一份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订单。已经养猪20多年的老曹称赞政府的举措,因为北京已经将这项保险纳入保单保险范围。根据约定的猪重和玉米价格,每头猪的保险费是12元。在实施中,各级财政补贴占80%,农民只承担20%。这意味着农民只需要为每头猪投资2.4元,就可以得到1200元的风险保证。

安化农业保险是当时唯一的执行公司。这项保险是基于国家发改委公布的“猪粮比”数据,持续了一年。索赔是根据6: 1的盈亏平衡点确定的。北京市农业委员会副主任李海平表示,这是北京农业保险从自然风险保护向市场风险保护的重大转变。

第二年让农民感到痛苦。生猪价格与正常周期背道而驰,并持续下跌。去年4月23日,猪与谷物的比率达到了4.6: 1的五年来最低水平。北京市场的最低生猪购买价格仅为每公斤11元左右。老农民的经验是市场上生猪的价格保持在每公斤7.5元左右。期末,2014年5月16日,144名首批农民获得410万元,老曹支付2.2万元保费后获得9.4万元。

安化农险总结一期经验,在原有产品的基础上推出“升级版”,旨在反映索赔期与生产期不一致,索赔金额相对较低。随着风险概率和损失程度的增加,农民承担的价格风险成倍增加。老曹坚决选择了后者。

新产品的保修期仍为一年,但一年只支付两次。保费为每头猪32元,按照农民负担20%的原则,每头猪保费为7.2元。自去年6月以来,尽管生猪价格稳步小幅上涨,但猪粮比到10月底还没有回到盈亏平衡点。11月25日,根据协议,保险公司向已完成6个月索赔期的76名农民支付了815万元的损失,赔付率达到256%。

曹学义本期为10,000头猪支付了72,000元的保费,获得了460,000元的赔偿金,这对去年养猪损失100多万元的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安慰。2014年,通过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共向241个农户支付1225.4万元,覆盖64.2万头。老曹也看到了c

今年以来,面对新形势、新要求,特别是生猪价格持续走低的“常态”,北京市农委进一步协调三家保险公司参与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的推广。除了原有的安化农业保险,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和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也加入了进来。据报道,两家新增加的公司试图在其他地区建立生猪保险。

记者从多家公司的政策中看到,安化农业保险基本遵循前两个支付期并存的模式。人民财产保险期限为1年,保险费率为5%,赔偿金额将相应增加。太平洋财产保险期限也是一年,根据市场规定,保险金额分为600~1200元四档。

启智,北京市农业委员会发展计划部,说市场风险比自然风险更难把握。农业部协调不同的保险公司提供更适用的产品,并鼓励作为市场主体的农民做出自己的选择。“直接参与经济活动的农民对市场更加敏感,适合他们的产品是好产品。”据报道,北京的养猪条件近年来越来越好。不仅有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还有母猪养殖保险、生猪养殖保险和生猪保险,基本覆盖生产的各个方面。

价格保险待“升级”和“拓宽”待制度创新访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张桥继北京首次推广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后,湖北、山东、湖南、辽宁、大连等地纷纷进行试点。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重庆、浙江、江苏、四川、安徽等省也加入了试点团队。试点效果如何,当前实施和未来大规模推广有哪些困难,有哪些解决方案?就这些话题,记者采访了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张桥。

飞行员已经积累了通过保险应对市场价格波动的初步经验。

在中国,生猪价格指数保险是农业保险的创新产品。张桥指出,中国农业保险主要为自然灾害和动物疫病等生产风险提供风险保护,而对农业生产经营中的另一个重要风险市场风险或价格风险却鲜有保护。

事实上,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市场风险对农业生产的影响越来越大。具体来说,在生猪生产中,“生猪周期”带来的生猪价格大幅波动不仅使农民承受巨大的市场风险,而且直接影响到行业的稳定,而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被认为是规避风险的有效策略。据报道,美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实施这种保险的国家,现在已经扩展到48个州。在加拿大,它延伸到整个西部地区,保险产品包括生猪和肉牛。

自2013年以来,中国在许多地方尝试开展生猪价格保险。张桥认为:“将市场风险纳入保险范畴非常有意义。”试点地区在通过保险应对市场价格波动方面首次尝试并积累了初步经验。此外,许多地方正在调整和改善其保险政策,以应对其执行中的问题。

提高保险水平和大规模推广保险还有许多实际问题。

张桥坦言,虽然生猪价格指数保险前景看好,但仍处于各省分散试点阶段,面临诸多制度和技术问题,如:

如何在更高的补偿水平和更合理的保费之间找到平衡?

张桥认为,目前生猪价格指数保险产品和定价比较广泛,产品种类少,保护水平低且单一。“以北京为例。2013年第一批保险以一年为赔偿期。然而,如果革命制度党

选择哪种指标作为补偿的依据?张桥解释说,指标选择的恰当性直接影响保险产品的风险和实施效果。例如,美国的猪价保险是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期货价格为基础的,国家发改委公布的猪粮比在中国试点省份大多作为参考。“猪粮比是养猪的盈亏平衡点,所以保险是“保险成本”,补贴只是饲养的损失。”由于我国农产品价格监测体系有待完善,缺乏足够的历史数据,基于猪粮比是一个现实的选择。此外,由于养殖水平的不平衡,实际的猪粮比因地而异。例如,北京计算的猪粮比是6.3: 1,这也导致一些养猪户对目前“一刀切”的保障水平不满意。

生猪价格的系统性风险是如何扩散的?保险产品可行性的关键在于其风险能否有效分散,补偿风险能否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张桥的分析:“风险独立性是保险的一个重要因素。例如,自然灾害风险只发生在某个地方,风险可以分散在空间。价格风险是一种系统性风险。例如,不同地区的生猪价格基本相同,因此保险公司不得不承担巨大风险。”他做了一个粗略的假设:四川每年生产7000多万头生猪。如果所有的猪都投保了,保险公司将根据安华保险为每半年产品支付的92元赔偿额赔偿70多亿元。因此,将生猪价格保险的实施范围控制在较小的范围内,并根据生产成本设定较低的保险金额,也是保险公司的现实考虑。

加强制度创新,完善保障条件

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覆盖”了农户市场风险的底部,这种保险本身也需要更多的制度保障。张桥认为,价格指数保险是农业保险发展的新趋势,应借鉴国外经验,从国家制度层面加以考虑和设计。

首先,生猪价格保险应纳入国家政策性保险范围,建立保费补贴制度。目前,每个试点省的保费由地方财政补贴,资金来源和数额各不相同。为了实现保险水平的“升级”和保险覆盖面的“扩大”,必然要增加保费补贴金额,加大中央政府的支持力度。

第二,完善包括生猪价格在内的农产品价格监测和发布体系。及时准确公布相关农产品价格是保证生猪价格指数保险顺利发展的重要前提。美国和加拿大生猪价格保险的实际销售价格是根据政府市场价格监测数据计算的。目前,中国还没有建立生猪期货。支持价格保险发展对于提高政府监测和发布市场价格信息的权威性、准确性和及时性具有重要意义。

第三,建立农产品价格保险风险分散机制。美国《农业风险保障法》规定,农业巨灾保险的保费应由政府财政全额补贴。此外,美国国家巨灾保险体系间接提高了农业巨灾风险管理能力。去年,中国开始实施巨灾保险制度的顶层设计,希望为分散农产品价格保险风险提供支持。